无辣不欢青椒肉丝

【火影】繁衍计划59

神说要有花:

樱井婵彻底失踪了。

  迪达拉和蝎也算是彻底叛出了晓,但他们不仅没有受到追杀,反而反过来给晓组织的计划添了不少麻烦——因为晓的尾兽收集计划已经开启,现在重点都在掠夺尾兽上,暂时分不出精力去对付迪达拉和蝎,但他们却对晓的很多部署以及据点分外熟悉,不时的便横加捣乱,想要以这种方式逼出阿飞,询问阿婵的下落。

  好在他们只针对阿飞,晓的其他成员去收集其他尾兽,倒也还算顺利。

  很快,除了一尾,八尾,九尾之外,所有的人柱力,都落入了晓的手中,被剥夺了尾兽。

  其中一尾原本是第一只被抓住的尾兽,然而最后却被救走,大概是因为这个特殊原因,佩恩决定“善始善终”——既然当初是以一尾开始的计划,那么,就让一尾最终成为结束吧。

  于是他最终决定,剩下的三位人柱力,鼬和鬼鲛前去抓捕八尾,他亲自去抓捕九尾,最后,再“不容有失”的去处理一尾。

  如今,晓组织可谓多方树敌,不仅和几大忍村的矛盾激化,还有不少其他势力,和他们站在了对立的立场上——比如大蛇丸那边的人,比如迪达拉和蝎。

  

  但这么多的势力,也始终找不到一个樱井婵。

  哪怕是一点点的消息,哪怕是一点点的踪迹。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说……你们真是够了哦!?”

  即使是阿飞,三天两头的被迪达拉和蝎堵在路上,也忍不住的感到有些头大。但是被人这么缠着,虽然非常厌烦,阿飞却并没有真的认真反击过。

  这也许是因为,他们对阿婵所表达出的重视,让阿飞并不想出手。

  “唉,”终于,他决定改变一下这些时日一成不变的追杀戏码,加入一些更有意思的刺激,“好了,你们不就是想要知道樱井婵的下落吗?”

  想起樱井婵如今的模样,他面具后的面容,便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个诡秘而又颇含期待的笑容,“这时候的话……她应该已经被佩恩带着,去到木叶了吧。”

  迪达拉和蝎都是一愣。“木叶?”

  “没错,木叶。”大概看准了他们就算现在赶去,也绝对来不及,阿飞十分坦率的承认的一干二净,“樱井婵不仅对你们来说非常重要,对木叶的九尾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存在吧?”

  “啊,真是期待啊,如果他看见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穿着晓的制服,成为佩恩六道之一……不知道,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

  佩恩六道,不过是长门为了配合“轮回六道”的名号,所制作出来的六具分身,却并没有禁制规定不能创造出第七具分身来,因此,阿飞在将阿婵带走后,便交给了长门。

  阿婵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的身体变为尸体,她和金球依然用的老套路——催眠。

  在阿飞和佩恩看来,阿婵之前被岩石压中,虽然还活着,但也已经是半死不活了。

  这样的“经历”显然让带土有所触动,于是,他带走了她。

  但当初,带土有宇智波斑的帮助,才能勉强活了下来,樱井婵自然不可能完全重复他当初的经历,便只能交给佩恩,由佩恩那操控尸体的方法,操控樱井婵这个虽然还有生命气息,但失去了他查克拉支撑,就马上会“死去”的身体。

  “死者复活……”阿飞觉得自己之所以会这么做,大概是出于某种微妙的报复心态,“一定很有趣啊。”

  而佩恩受到金球的精神力影响,给自己找的理由是“樱井婵虽然没有任何力量,但说不定能够很好的牵制住九尾和一尾的人柱力”。

  

  于是,当整个木叶都在瞬间被夷为平地后,佩恩六道一个个都出现在了人们眼前。

  而其中,那最后出现的,第七个身影,几乎在一瞬间,就被人认了出来。

  樱井婵。

  

  她的皮肤原本白皙莹润,此刻却毫无生气的一片苍白。她的眼睛原本明亮清澈,此刻却满是冷漠空洞。她的神色原本温婉风流,此刻却满是僵硬冰冷。

  她纤细娇美的身体裹在黑底红云的宽大长袍中,越发显得单薄瘦弱。

  可是她依然是美丽的。

  风吹起她披散着的黑色长发,鼓荡起她的衣袖和袍摆,她面无表情,带着某种尖锐和咄咄逼人的艳丽和冰冷。苍白,殊丽,而让人震惊的站在那里。

  

  为了应对晓对于人柱力的步步紧逼,漩涡鸣人已经被送去了妙木山学习仙术,阿婵都不用动一动视线,就能直接通过信息链,察觉到他不在这里。

  但佩恩却显然不能像她一样清楚。

  鸣人不在,宁次和鹿丸此刻也都不在正面战场,拦在佩恩面前的,目前只有卡卡西一个小白菜。

  这对阿婵来说是不错的条件,但佩恩却显然并不大满意。

  没办法,目标不同,立场自然也就不同。不过,有了金球的精神力影响,他并不会妨碍到她,这样也就够了。

  

  阿婵将可以联通佩恩查克拉的黑色铁棒当做耳钉,戴在了耳垂上,凭借着这个,她可以操控佩恩的查克拉,用以使用许多她之前完全无法制造出的忍术。

  长久的压抑让阿婵几乎比其余的六道佩恩都要冲的更加凶猛和进攻的更加剧烈——不过,在外人看来,甚至在佩恩自己看来,这都是佩恩在操控她。

  这种操控,显然是居心叵测,和别有用心,十分险恶。而“无法抗拒”的被操控者,却无辜的让人感到同情和怜惜。

  和她相熟的忍者不免束手束脚,而不熟的忍者,也很难面对那张神色冷艳到让人无法集中注意力的面孔。

  最终还是卡卡西,挡在了她的面前。

  

  他攥住了阿婵的手腕,就像曾经她在夜晚从窗外宛若精灵跃入他床上时的那样,试图将她挟制在手下。但与此同时,他便也能够察觉到,她柔软的肌肤下,还在微弱跳动着的脉搏。

  ——其余的佩恩六道都是尸体,但樱井婵,却显然还有一线生机。

  她也许还有着清醒的意识,却不得不面对自己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无力状态——她也许,是可以被救下来的。

  卡卡西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不禁看向了她那空洞的眼眸——“……你……”

  

  但或许是佩恩的操控太过于强大,樱井婵的双眼之中,什么情绪都不曾流露。她被卡卡西握住手腕后,抬起了脸来,将那双毫无焦距的眼眸所投出的空茫视线,落在了他的脸上。

  有那么一瞬间,卡卡西还以为她重新获得了自己身体的掌控权——在他下意识的挡住了她试图刺入他心脏的手里剑之前。

  他几乎将她的手完全包在了自己的掌心里,而她整个人都扑入了他怀里。

  好在成为了一片废墟的木叶,此刻在战场上到处都是可以轻易将人掩埋住的残垣断壁,而也许是其余六道佩恩太过难缠,附近几乎没有其他木叶的忍者有空往这里支援。

  

  不对。

  而在被那具柔软冰凉的身体压倒在一片废墟中的时候,卡卡西突然想到——自从他握住她的手腕后,樱井婵原本凶狠凌厉的攻击,霎时就像是被遏制住了一般,变得又无力,又软弱了起来。

  就像是……就像是,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一样。

  他忍不住想要去看她此刻的神色,然而她安静的躺在他的身上,轻的让他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重量,又沉寂的让人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她的手还被他握在手心里——那只细腻柔软的手很小,小到几乎可以被他完全覆盖。

  她的手又那么冷,冷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用力握紧,将自己的体温传递过去,将她温暖。

  卡卡西下意识的收紧了自己的手掌。

  于是下一秒,他听见了一个细弱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声音又轻,又柔,像是一缕即将消散在天地间的烟雾。

  “卡卡西……”

  

  没有人能对这样的声音无动于衷。

  因为她原本……

  她原本是,稍微蹙一蹙眉头,都让人恨不得把世界捧到她面前讨好的存在。

  可是此刻,那声音听起来,悲伤,虚弱,而又像是玻璃那样,仿佛受不起一点点的触碰。

  

  “如果……”是一种最残忍的假设。

  “假如”同样也是。

  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怕对比,尤其是命运。

  卡卡西僵硬的躺在废墟之中,满脑子都是她以前的模样。

  温温柔柔的,娇娇媚媚的,笑起来,就像是在发着光一样,眼神流转之间,就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我爱罗站在小李的床边,然而即使是死亡的威胁,也无法让人在第一眼,把注意力从那位少女的身上分走。

  当他对上了她的视线时,即使没有人看的出来他的异样,但卡卡西自己却清楚,他的视线,曾毫无抵抗之力的被她所俘获过。

   然后呢?

  然后她被大蛇丸所掳走,被沙忍村所放弃,但即便是这样,卡卡西却也看得出来,大蛇丸一定没有让她受过委屈。

  那个男人的手下,君麻吕,以及佐助……看起来都对她非常重视。

  更别提鸣人……甚至,似乎还有宁次。

  

  那么多人都愿意将她奉如珍宝,不管她选择了谁,卡卡西都确定,对方一定会对她很好很好。

  这样的少女,理应是要得到这世上最好的幸福的。

  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她原本……她原本是可以,过得比任何一个人还要幸福的啊。

  

  卡卡西甚至忍不住的想起了月读世界里,和她共度的记忆。

  那样宁静,平和,和幸福的未来。

  有疼爱她的长辈,有珍惜她的恋人……

  死亡的阴霾永远也不会将她笼罩,因为那么多人……那么多人……都宁愿牺牲性命来保护她。

  他甚至还在坚持,坚持不久之后,或许她就会跟鸣人一起出现在他面前,羞涩的跟着自己的恋人改口,叫他“卡卡西老师”。

  

  这样的认知和现实的反差,令卡卡西几乎无法动弹。直到阿婵伸出了双手,轻轻的抱住了男人劲瘦的腰肢,她闭上了眼睛,轻轻靠在他的胸口,像是个祈求庇护的孩子。

  “卡卡西……救救我……”

  

  

    

 PS。正文应该快完结啦!!!应该!!!吧!!! 

     

  啊,差点忘了基友画的晓装阿婵图!



  

  

  

  

    


最近吃的好吃的,从左到右分别是黄焖鸡米饭(小份,鸡肉滑嫩鲜美),农家土蜂蜜的 巢蜜(不是特别甜,但蜂蜜的香味回味悠长, 嚼着吃最后把蜂蜡吐掉) ,自家做的咖喱土豆肉饭( 水加少了,糊成一堆土豆泥了 ,并且发现11区的咖喱最辣的吃起来都不辣)。

整齐划一的云线

又来晒吃的了。

今年基本都是在手机上下单,团购的冒菜,团购的套餐,团购的冰淇淋,团购的下午茶,烤红薯,嗯,这个不是团购,街边老爷爷推着车卖的,每年冬天都在老爷爷那买,很甜很糯非常好吃,尤其是冷风吹着等公交车的时候,捧着吃还能暖手。继续说团购的食物,一般来说看了评论才会下手,味道基本都各有特色,满足在外填肚子的基本需求之外,环境也会较不是团购的好很多。再有就是淘宝,爱死了,发现一家成都的芝士蛋糕,DIY的,做的非常非常好吃,价格又实惠,前前后后已经通过淘宝买了三四回了。最可惜的是天热,放在冰箱里也得快点吃,不然会长绿霉。哦,对了,还有街边小吃,今年文殊坊附近出了一种红糖饼,不大,直径不到十厘米,但包着的红糖非常多,很多电动小三轮拉着走街串巷在卖,三块钱两个,五块三个,放在铁板上烙着,吃的时候热热的,咬一口红糖都会流出来,让人甜到心里去了。

繁衍计划35

鹿丸啊,最强的头脑也栽在最美的美女上了

神说要有花:

  鹿丸带着阿婵奔出小镇,逃入了一片树林之中,她被他抱在怀中,仰头便只能瞧见他光洁的下巴,还有下颌那硬朗的棱角,若是视线再低一些,还能从他跳跃时的呼吸之间,瞧见衣领处隐约可见的白皙瘦削的锁骨。
  阿婵盯着那随着呼吸起伏的锁骨瞧了片刻,忍不住伸出手来,用食指试探的探入鹿丸的衣襟,点在了他的锁骨之上。
  大概是朝前逃命都来不及,鹿丸抿紧了嘴唇,眉头紧皱的望着前方,没有管她的动作。阿婵便像是个好奇的孩子一样,展开了手掌,得寸进尺的整个贴在了他温热的胸前肌肤上,连带着把他的衣襟都撑开了不少。
  鹿丸的身体顿时僵了一下,他眉头紧蹙的低头匆匆瞥了她一眼,朝后仰了仰身子,试图让自己的皮肤从她的手掌下离开,然而不知为何,他制止的声音很软弱,“……别闹。”
  眼见那两个晓的成员暂时还没有追上来,鹿丸却也不敢大意,只有阿婵并不怎么担心,因为她知道他们多半会死在那里,因此她乖顺的收起了手,却说,“你这样要逃到哪里去?一直逃回木叶吗?不如去我住的地方避避好了。”
  鹿丸抱着她停在了一棵大树之上,他低头沉默了一瞬,“你住的地方?”
  “不是大蛇丸那里,”阿婵望着他眨了眨眼睛,回答道:“在附近城镇上,一所院子。”
  奈良鹿丸凝神侧耳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倾听四周的动静以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然后他没有迟疑多久,便做出了决定:“走。”
  
  阿婵在成为花魁前落脚的院落,在那所青楼隔壁的村镇,也算是一种聊胜于无的隐蔽。
  而有句话叫做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大的盲区,所以说不定会是最安全的地方,大概是出于这个考虑,鹿丸听从阿婵的指向,找到了她所说的院落。
  这个院落被打理的很好,完全看不出被转让的痕迹,仿佛主人在这里一直安定的住了很久一般。
  阿婵将鹿丸请进客厅里,便去了厨房烧水。乍一从惊险的逃亡中回归平静的日常生活,年轻的中忍坐在客厅里,看着厨房里有条不紊的准备泡茶的身影,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感到十分棘手的撑住了额角,露出了极为苦恼的神色。
  
  ——她说喜欢他?
  对于这一点的真实性,鹿丸不置可否。
  他印象中……中忍考试的时候,她还什么都没有做,就已经是光芒四射,极为引人注目的了,整个木叶都在欣赏她的一举一动。
  而他……
  一开始平平无奇,除了同队的老师和队友外,并没有什么人看好。
  那时候跟她在一起的都是些什么人?
  ——沙忍村的凶兽,永远出人意料的漩涡鸣人,还有号称同辈下忍间第一的日向家的天才。
  跟他们比起来,他看起来毫无特长。既没有日向宁次的俊秀长相,漩涡鸣人的开朗性格,也没有沙暴我爱罗那令人诧异的强大力量。
  ……但是,要他完全否定她所说的“喜欢”,鹿丸却又总是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时候,她的确是转过了头来,认认真真的看了他一眼的。
  但是……也只有那一眼罢了。
  然后,他们就再无交集。
  而中忍考试乱糟糟的落下帷幕后,她便失去了消息。沙忍村的辉夜姬再也没有在沙忍村露过面的消息很难被隐瞒住,很快便传来了许多流言,有人说她被沙忍村秘密献给了大名,有人说她和不知名的人私奔了,还有人说她被音忍村掳走而不知去向。
  民间更倾向于第一种说法,但忍者间的情报网却都倾向于是第三种。
  ——沙暴我爱罗曾经在一段时间内疯狂的狩猎音忍村的忍者,这个情报就已经是最有力的证据之一了。
  
  而想起这个,奈良鹿丸看着端着托盘缓步走来的少女,他凝视着她的面容,不肯放过她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一脸严肃道,“你知道沙忍村的沙暴我爱罗,一直在找你吗?”
  阿婵的动作毫无滞怠的跪坐了下来,然后才沉默了一下,“……不知道,但我猜得到。”
  鹿丸看着她低着头将茶杯轻轻放在自己面前,因为看不见她的神色而微微皱起了眉头,“那么……不去见他吗?”
  阿婵便幽幽的叹了口气,盯着一个地方出了神般的,眼神失去了焦距。
  只是她看起来是在盯着地面发呆,实际却是和金球联系上了。
  【解决了吗?】阿婵问道。
  【解决啦。】金球的声音很欢快的传来,【几个雷切就全干掉了,我还没用魔镜冰晶呢。】
  它当然没有学过雷切,也没有冰遁的血继限界,但鸣人记忆中曾经见过的忍术,它都能通过基因记忆,使用康斯特族的力量复制出来。
  【我现在去找你吗?】金球问道,【那个人类还是不愿意吗?】
  阿婵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在精神上回答道:【不知道……人类真的好难搞啊……长老们明明说长得好看做什么都行的。】
  说出口的却是:“……我现在不能见他。”
  若是现在就去见我爱罗的话……计划会发生极为严重的偏差,她决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可是这个理由却不能对鹿丸说,因此,阿婵抬眼望向了对面的少年,轻轻笑了笑,“就算我想见他……沙忍村的长老们也不会允许的。”
  这么说,听她如此回答,鹿丸微微垂下了眼睫,想道,果然是成为了间谍吗……
  音忍村掳走了她这一点或许没错,但沙忍村也许未必就没有故意的成分。
  这个事实让他忍不住的紧紧皱起了眉头。
  而在鹿丸沉默不语的时候,金球回复了阿婵道:【啊,难道还要长得更漂亮一些才行吗?】
  听她这么一说,金球也连带着不安了起来。【不如你去问问那个人类,你长得怎么样吧?要怎么样他才会答应你呢?】
  虽然人类很少会回答这种直接的问题,但是如果不直接的询问的话,那这些人类就更不可能说出来了。
  
  这么想着,阿婵朝着鹿丸伸出了手,她轻轻的按在了他紧蹙的眉峰上,鹿丸下意识的神色一怔,就看见阿婵倾过了身子,那眉间的皱褶就下意识的便随着她的指腹拂过,而被抚平了。
  随即,少女放下了手,站了起来,她移坐到鹿丸的面前,然后以一种极为认真的神色,仰着脸,带着几分柔弱和倔强的问道,“……鹿丸,你觉得我哪里长得还不够好看吗?”
  鹿丸近距离的盯着她,过了半晌,才回答道:“……不。这样就已经够了。”  
  阿婵不是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她想了想,觉得他应当是承认了她的美貌的,“那么……”
  她朝着他俯过身去,带着天然纯真的疑惑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鹿丸没有说话,过了许久,他才仿佛放弃般的移开了目光,长长的叹了口气,自暴自弃般的放松下了身体,“——因为我不是傻瓜。”
  
  放弃了紧绷着自己,刻意拉开距离,一切都公事公办后,鹿丸的语气有些恶劣,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粗暴。他动作有些粗鲁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露出了一副极为困扰的苦恼模样,“——我又不是傻瓜——你怎么会喜欢我啊!”
  他这句话连在一起,显得颇有歧义,好像阿婵只喜欢傻瓜似的,她忍不住感觉到了某种机会的降临,而扑进了他的怀里,将他趁势压倒在地。
  这一次鹿丸没有出声跟她划清界限,他沉默的将手扶在她的腰上,似乎怕她不小心从他身上滚落下去。
  阿婵从他的胸膛前撑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的人倒在地上,却就是撇开视线不看她。
  而大概是觉得她已经坐稳在了他的身上,又或者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躲避,他放在她腰间的手也随之放了下去,阿婵不开心的俯下身去,凑近了鹿丸的唇边,她不满的说道,“你为什么放手?我喜欢你抱着我。”
  
  
  
  
    
  
  
  
  
  
  
  
  
  
  
  
  
  
  
  
  
  
  
  
  
  
  
  

锡兰红茶视个人口味加奶加蜂蜜,配上提拉米苏,香喷喷的爆米花,整个人都从连绵阴雨中暖和满足起来了。

一直嫌石榴吃起来麻烦,要一颗颗地剥出来,还得一颗颗地吐籽儿,还怕碰到不甜的。凑巧今年发了一箱,不得不使劲吃。这是剥了一下午的成果,其实就一个石榴,但真是太费劲了,倒是吃的时候,一口一把还算过瘾,虽然看着卖相不咋的味道其实还是很甜。

今年夏天很是吃过瘾了一把凉面。本土制作的凉面刚买回来时闻着有些许股碱水的味道,但只要老妈出马,拌上独家调料——那味道立刻就能让人食指大动,口水直咽!

与花说:

玉露锦

我的种植

这组也是最近购进的,当时本打算只买一棵的,由于两棵的品相很难取舍,就索性两棵都买了,正好也遇见很合适的容器,也买了点养鱼用的石子(卖观赏鱼那里的石子要比卖花那里的要便宜非常的多,嘿嘿),回家移盆后效果果然不错,自己也很满意,整个色调都很协调,希望这组能长势良好哦。


玉露锦(Haworthia Haworthia  obtuse  varpili feraf v ariegata),植株莲座状,肉质叶绿色,有白色纵条纹,上半部透明,两边圆凸,有深色线条。 

硬叶系:

其叶质较硬,叶片剑形或三角形,大多数品种叶面上有白色疣突,具有反射强烈阳光的生   理作用。如青瞳、十二之缟、象牙之塔、雄姿城、龙城、东之星座、龙鳞等



盗图和盗文一样都是在侵害原作者的著作权,请大家都遵守知识产权法不做第三只手!

转载自:John Joe

很会摆造型的海鸟。色彩明亮看了心情好

桃米水 &. NoerHsu:

静谧の海-otto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wayway:

日落时分的十二门徒

差别在哪儿

邓杨浩嘉:

两小无猜。加一句,高富帅和屌丝从小就有差别的。

晚安

张旺:

好吧,我承认这个姿势的确有拿手机自拍的嫌疑

农家乐……

因为一山不容二虎,所以这种亲密才更显珍贵

老章摄影:

虎兄虎弟

眼里有世界

StanleyChen:

白天,吃到了甜香热乎的烤红薯;夜晚,看到了皎皎明月闪亮的星星!

到了冬天,就特别盼望能在街上找着。这个冬天,找到了——烤红薯!好吃,卖烤红薯的大叔没骗我,挑的这个果然烤的又熟又甜,尤其是靠皮的那点微微的焦香更是回味,中间部分也烤的很软和,把红薯的糖分充分均匀地通过温度散播到每一寸。坐在公车上,晒着太阳,开着窗,捧着热乎乎的烤红薯吃的甜蜜蜜,心情UP~

吞口水~中间小兔子的地方是果酱么,深色的像是草莓酱,浅色的是什么?

小麦咪の烘焙坊:

兔兔

“喂!你的饼干~丁思兔儿!”

看着就有食欲,尤其是鱼皮,想一下就要流口水了

有饭儿:

长假在swansea的客栈里第一次尝试做了香煎三文鱼,当时火候没控好煎老了,回家又试了一次。很简单,只是抹了盐和黑胡椒腌半小时,平底热锅中火两面煎4分钟,就外脆里嫩,油都不用放,因为鱼本身就会有脂肪溢出。

对了,腌制的时候可以加点香草碎,更香,有条件的同学拿干白腌就更美了。。。三文鱼真是怎么做都不会难吃的恩物〜

做好一转身,整张鱼皮就被某人独吞了,太过分!

从幽蓝的水底仰望天空,阳光是如此璀璨!

KH Graphic:

邂逅

南太平洋,在温暖的洋流中,我们与灰礁鲨有了亲密的邂逅。


是抓怕吗?

六指卫星:

有人撑伞

LOFTER官方博客:

NAME:隐世之国

LOFTERhttp://mariooo.lofter.com/

常用标签:插画   水彩

古典画风的暖心色调,加上水彩的细腻笔触,还有阳光倾泻,照在少年的脸庞,泛着淡淡墨香,好温暖。白云深处,华彩之间,这里是插画师Mario的隐世之国。

简单朴实的自然色调,却是最贴近生活的真实。

Dolphin's Free:

想拍无人纯海景,可人就是不散去。错拍一张片,后细细品味,却觉得有了人的点缀,才真正显得有生活有生命感。

纯粹手机拍出来的照片,没有修过,9/8下午天和海的颜色完美得融合着,相信也留着了很多人的相机里。


PS:拍摄设备  Nokia C6-01 贝拉系统

LOFTER官方博客:蓝色的天空,蓝色大海,橘色的暖灯,美景其实就在身边

NAME:灰朦雨霁

LOFTERhttp://guyez.lofter.com/

常用标签:摄影     黑白     色彩


请问您最早是怎样接触摄影的?谈谈您对极简摄影的理解和看法吧。

开始接触摄影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上了大学之后不认真学习,闲着没事找的嗜好。九八年上的大学,感谢那时候网络不是很发达,不然估计现在摄影这个爱好就没了。

对于我来说,拍摄这些极简类型的照片多数都是带“情绪”的。一堆人出去的时候我很少可以拍摄到这类照片,因为我只有在安安静静的时候才会拍这类照片;另一方面,这种极简照片也是表达“情绪”的一种很好的手段。

 

请问您觉得在摄影过程中,前期、后期、器材哪个更重要?

其实这些都是属于技术范畴的项目,不过如果真要给排名的话我会这样排:前期=后期>器材。

首先,器材并不是不重要,而是按需取“材”。像参加那些神马沙龙摄影比赛的,经常需要放晒大尺寸照片,那肯定对器材要求高点;但是像我们这些经常只是在网上交流学习的,有时候手机拍摄都足矣,我博客上就有两张照片是手机拍摄的:D。另外一方面,其实顶级器材和普通器材在功能和画质方面差距也没有巨大差别。

至于前期和后期,这两个都是技术手段而已,只要达到自己的想法及目的,哪个轻哪个重其实都没有所谓。当然,前期拍摄时基础,好的前期可以为后期省很多时间,所以对我这个懒人来说,我一般都是前期完成95%的工作的。

 

在摄影的构图、色彩等方面,有什么技巧可以分享给LOFTER的朋友们的吗?

我觉得这两方面都是概念的养成问题,因此有美学功底的人会相对好很多。如果要快速提高这两方面,有一个比较有效的方法就是大量地看好的摄影作品,特别是外国的摄影作品(他们确实无论从观念上还是技巧上来说都比国内的要进步蛮多),像photo.net和1x.com我就经常去看。看多了我们自然就会去想、去模仿,如果最后可以自己去改良、去创新那就是最好不过了。

一幅画,一个场景,一个故事

LOFTER官方博客:

NAME:Yao Xiao

LOFTERhttp://yaoxiaoart.lofter.com/ 

常用标签:插画  涂鸦  海报


Hi,欢迎来到LOFTER!觉得你的作品都很有个性,能自我评价下吗,你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觉得我是一个天马行空,崇尚想象力滥用的人。有点固执比较后知后觉。喜欢女性化的和可爱的小东西,但是也喜欢格斗游戏和成人漫画。我觉得画画的时候我大概就把内心的强势都发挥出来了吧。:)总是在追求一种气势。我觉得很多气质妹子都有霸气的一面,而我就愿意为这些霸气的妹子画画。


看到你自我介绍说“作品受中国年画,刺青,日本浮世绘版画,美国黄金时代装饰风格,维多利亚时代插画和蒸汽朋克风影响,形成了中西结合,融合各种元素的复古手绘风。”中、日、美文化分别对你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吗?

这三种文化影响我都很多。小时候看戏曲故事,学素描之余就在白报纸上画杜丽娘,杨玉环。上小学的时候接触了CLAMP,于是学习了很多日本漫画的画法。同时我又很喜欢美国游戏插画的那种粗犷,简洁,比例准确,有气场的画风。到了美国之后,重新看这三种文化,又吸取了以前没看到的营养。中国年画淳朴大气,日本刺青邪美惊艳,美国插画自由睿智,都是我学习的对象。每次回来的时候还会去看戏,看白描画谱,回到美国就去现代美术馆,冲击自己已经学到的东西。


能描述下你在纽约的生活吗?作为插画师,未来还有什么打算或者说规划呢?

纽约的生活节奏很快,不论白天黑夜都有在公司或在家里奋斗的人。晚上十二点地铁也会没有座位。在家里画画到周六的凌晨一点也会有朋友在布鲁克林叫我出来喝一杯。在纽约房租贵,物价高,地铁挤的表面下其实藏着很多小秘密和小惊喜,比如Coney Island十一月的旅游季过了的海边,阳光下的大海可以完全一个人欣赏。又比如说一个脏脏不起眼的仓库门后面藏着一月开启一次的爵士俱乐部,里面的客人穿戴都像从30年代黑白默片里走出来的时光旅行者。在纽约不容易孤单,偶尔心情不好就可以去自己去逛美术馆,或者听讲座,坐不要钱的渡船吹风。但是快节奏之余还是会偶尔寂寞想家的,比如有时想吃糖葫芦,就没办法了。

现在每一天都在摸索中,未来还是要继续努力,希望能变得更细腻。未来的梦想是插画可以给更多的人看到啦。也想给《纽约时报》画插画。近期规划给自己的项目有想做一套患有躁郁症(manic-depression)的天才(贝多芬,梵高,牛顿等)的画像,还有结合中国风和纽约范儿的时尚插画。画画有时会辛苦,但是我就是要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

从小到大百吃不厌的烧土豆,哪怕是除了酱油盐什么都不放还是爱吃得不行。做这个做好的是用阿坝土豆,其他本地土豆一般都不能烧成那种粉粉糯糯类似于土豆泥的效果。而且这道菜又简单又好吃又饱肚子,实在是家常菜中必不可少!

最爱吃老妈做的青椒肉丝,自己在外面馋得不行的时候也会做,尝试着青椒肉丝、甜椒肉丝到青红椒肉丝,再到后来的二荆条肉丝,总之,最开胃最下饭吃的最欢的果然还是青椒肉丝

下一页
2.5次元生物 无辣不欢 不怕死忠于百事可乐 压力既动力,潜力是逼出来的!
© 无辣不欢青椒肉丝 | Powered by LOFTER